linux压缩文件

发现linux并不自带zip,安装zip:

 

如果想压缩一个文件:

 

如果是想要压缩一个文件夹下的所有文件,则需要加-r参数遍历文件:

 

我与山农的故事

高考就那么平淡的过去了。

知道自己被山农录取的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是兴奋,因为我知道我精彩的大学生活即将要开始了。当时那个少年绝对不会想到,在这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会经历这么多,见过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所以我想帮他回忆这两年来的最好时光。

刚来到大学的时候,我当时还是一个文青。

新生报到的时候,大家会在便利贴上写下自己对大学的期许,我当时写的是“我希望用文字让所有人记住我”。当时那颗躁动的心无处安放,总想在一个平台上展现自己,时常会有那种怀才不遇感觉。

开学第一个月我竞选上了班长,当时纯粹想着想锻炼一下自己,并没有想很多。而且那个放荡的心也不允许我再继续沉闷下去,所以就大胆竞选了。但是事后证明我真的没有当班长的天赋,也没有领导能力。整个2016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上半年我为了考大学奋斗,下半年我为当班长而忧愁。大一上半年的生活很丰富,但是也很寂寞因为我没有一个知己。那段时间经常跟女朋友吵架,都是因为让琐碎的事扰乱了心情。一个人没有信仰是非常可怕的,特别是一个年轻人。那段时间现在留下的唯一感觉就是马齿徒增,真的不想过多的再去回忆了。

真正改变我大学乃至人生轨迹的是从二〇一六年正月初七。那天我非常无聊。然后突然想起来我们的班助跟我们说过,大学里科创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然后我就上网随便搜了一个C语言的视频,叫郝斌C语言。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但万万没想到,这个视频对我以后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才开始学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么一个这么幼稚,这么简单的语法,他能实现什么?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明白了。万丈高楼都是从一块儿砖一粒砂石开始建起的。

当我学完C语言,已经是暮春时节了。

那天晚上我问班助。我接下来该学什么?他说当然是要学单片机了,然后我就在网上买一套开发板开始了单片机的学习。点亮第一个发光二极管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亮了。我非常喜欢这种控制的感觉,我现在学linux也是有同样的感受,我喜欢这种控制千里之外的感觉。

等我学完单片机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份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那时的我很狂妄,很自大,我经常跟朋友说,我说。我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为什么说当时的我很狂妄,很自大,是因为我现在觉得,当时的我并不具备能自己单干的能力。

但好运还是降临于我了。

有一天中午,一个学长问我说,学弟,你想参加电赛吗?当时的我肯定愿意呀,这是个好机会,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回答之快让学长有点惊讶,他反复跟我说,不急,你慢慢考虑,想好了给我答复。但是我斩钉截铁的说我要参加。

那个暑假里我第一次听说了有种单片机叫STM32。他的编程思想跟51单片机完全不一样。同样的点灯程序用51单片机大概一个小时,但是用STM32我点了足足五天我才勉强弄明白它的原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今天觉得人的学习的过程就是用头脑中建立的模型去理解新的事物,但是当旧的模型不能够接受理解新的事物的时候,头脑就会建立新的模型去解释这个事物,然而建立模型的过程是非常艰辛,非常痛苦的。因为你要强迫自己去接受一个曾经并不接受并不理解的事物。

STM32我只用了15天就学完了。然后我又用两天的时间熟悉了瑞萨单片机的使用,当时觉得自己非常厉害,就是现在觉得单片机都是相通的,因为模型相似,学习起来就不会有什么难度了。

二零一六年的暑假是我人生中经历过最精彩,最绚烂的一个暑假。我与那位带我的学长经历了很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做的项目是无人机项目,由于无人机不稳定,所以很有很大的危险性,所以我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无人机失控了,一直向上飞。由于我们是在楼道里测试,所以飞机就把灯管炸碎了。当时我吓坏了,当时的场面儿真的很激烈,真的是火光四射。学长冲我说了一句:“你别过来!”,就去接飞机了——因为飞机摔不得。一些灯管儿的玻璃渣打在了他的身上,但幸好没有受伤。这只是其中的一件事,总之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可以为了自己的目标去牺牲一切,我当时感觉这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为了自己喜欢的事物放弃一切勇敢地去追求。

电赛完成之后,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的。我打扫好实验室,在临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当时我非常的舍不得,这就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个暑假,最值得回忆的一个暑假,我当时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

 

大二开学的时候有一个学长问我:学弟,你是班长吗?我说是。接着他对我说:当班长跟搞科创是非常冲突的,你要权衡好啊。当时我的心情有一点儿纠结,有一些复杂。但是经历过一个暑假之后,我觉得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然后第二天我郑重地写了一封辞职信给导员。现在回想当时发短信的时候我并没有很纠结,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当时有很多朋友都对我说,他们说你为什么要辞职呢?有很多人都巴不得当班长呢。我只能说他们说的没有错,他们是关心我,但是他们有那么一点儿不懂我。

然后我的大二算真正的开始了。

在上大二之前我本以为我的大学会一直围绕着单片机进行,但是我错了,我从学长那里知道了有一种更厉害的处理器——树莓派。我接受我的所有单片机频率都是多少多少兆,没有超过两百兆的,但是树莓派的频率已经超过了1G。这对于我一个正在学单片机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原始人看到了现在的火箭一样。

学长当时用树莓派做人脸识别,当我看到那个卡片式的主机可以接显示屏、鼠标和键盘,能够采集、处理图像的时候,我感觉我的世界又亮了。说实话,这个学长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走到现在几乎每一个转折点都有他的身影,但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按照他的路来的,因为我不想让他感觉我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所以我是背着他偷偷的买了一块树莓派自己学。

刚买了树莓派的时候我连linux是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安装一个程序包逃了一节课,那是我大学中逃过的唯一的一节课,因为当时我虽然不懂,但是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东西将会影响我很长时间,甚至会影响我的一生。

大二上学期留给我的记忆真的不多,当时只是在不断的学习,先是STM32,然后是树莓派,接下来是网络等等。我现在觉得虽然大二上学期是有点儿枯燥有点无聊的,但是如果没有上学期的话,我不会像今天一样走的这么远。

大二下学期,就是今年,2017年年初的时候。当时开学第一天我跟我的队友说,我这次有一种感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大三的学长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准备考研了。科创的舞台就完全交给了我们大二的手中,所以,我们是时候上战场了。

大二下学期有三条主线。

第一条的话当然是智能车比赛。

参加过这个比赛人都知道这比赛准备周期非常长。比赛可谓是神仙打架,异常激烈。由于很多原因,我们学校在这些年的传承并不是特别的好,所以很多时候很大程度上都是靠自己。我们参加的组别是光电四轮组,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比赛项目,竞争压力非常的大。我在我们组是负责写程序的。其中有一个元素,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把那个程序写出来,期间心情真的很崩溃,因为我没有人可以交流,不同学校之间都把对方当做竞争对手,所以他们并不会交流真实的想法,所以当时的我非常的苦闷。有几天晚上,我甚至都感觉非常无望了,没有参加过这种比赛的人无法体会地到——当时我就感觉智能车比赛就是我的全部了。

有一天晚上我还是没写出那个程序。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我心情非常不好。当时我发了一条私密说说:马志鹏,如果你再看到这条说说的时候已经写出那个程序了,请你还记得现在,让你知道成功来之不易;如果没有,那请你与我共勉。

因为缺乏经验,我们的智能车调的并不是非常的好。

临比赛之前出了很多很多问题。当时我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一次我觉得拿个三等奖就可以了。比赛的前一天有两次试车的机会,我当时的心态已经慌了。我不得不佩服我的队友,非常冷静,制定出了一系列的方案,我们在调试的时候以不同的挡位跑了很多次,他在旁边负责记录,最后等我们调试完了,我们就得到了非常适合比赛的一套跑法。比赛规则是这样的,有四分钟时间,正跑反跑你随意,只要能跑完他就给你计时,然后取最好成绩。比赛之前我的队友跟我说,到时候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说实话,我现在非常感谢他。因为当时的我确实慌得要死,就是因为他的冷静才拯救了我们的队。

当时那四分钟感觉特别的漫长,我们的车第一圈,第二圈跑完了,但是后面速度一快就跑不下来了,最好成绩只有19秒四二。

随着裁判说时间到,我拿起智能车往场地外走。迈出赛道的那一刻,我的眼突然湿润了。我跟队友说:想哭。并不是因为我对成绩不满意,而是我突然感觉我半年的努力就在这短短的四分钟之后给了一个结果。那种感觉是非常复杂的。把车模上交之后,我跟队友说:给我照张相吧,我想留个纪念。

在做车期间,我并没有放弃树莓派。上选修课真的非常的无聊,所以我自学了python。当时我真的感觉这门语言真的是万能的,无所不能而又非常简洁,当时的我把他评为我心目中第一名的语言。还是受那位学长的影响,我决心做图像处理,特别是人脸识别。我按照那位学长的路重新走了一遍。我遇到非常多的挫折,我发现了非常多的问题,最致命的一个问题就是人脸的识别率太低了。经过查资料,我用的识别算法是上个世界很早以前提出的,那个时候甚至都没有计算机,可谓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算法。我问了一个学习图像处理的师兄。师兄告诉我,很多大神也用这种算法,但是他们会去算法的源码里进行改动。师兄还告诉我这需要非常深厚的编程基础,还要对很多学科知识有一定的了解。因为当时我还在参加智能车比赛没法分心,所以我就暂时放弃了人脸识别。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百度AI平台。我认识百度AI是通过打的一个广告。虽然网上有很多人对百度的广告恶评如潮,但是那个广告在那么恰当的时间出现了,出现的那么巧,让我有点措不及防。我通过百度人工智能平台了解了百度提供的人脸对比和语音合成功能,这两个功能完美的解决了我的需求,关键他是免费的。我就用这两个功能完成了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作品——智能门禁。当检测到有人靠近的时候,树莓派的摄像头会自动拍一张带有人脸的照片,然后树莓派会将刚拍到的这张照片跟存储的用户的人脸正面照一起上传到百度人工智能平台的服务器上,随后服务器会返回一串数据,然后只需要从这段数据里读取人脸相似度就可以了,然后设置一个阈值,当相似度大于这个阈值的时候,就可以判断致同一个人,反之就不是同一个人。然后我用语音合成功能为我的树莓派加上了语音的输出,让他对用户有友好的提示。

到这件作品完成的时候,我真的感觉我已经做到了前无古人了。因为至少我没有听说周围有人用百度人工智能平台去创作一个作品,当时的我是很开心的,觉得自己是我们学院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机电之光是我们院里组织的一个比较大的一个比赛,这个活动的主旨是为了推动科创的发展。我对我的作品非常有信心,所以理所当然的拿这个作品去参加了比赛。但是最后结果很让我失望,我只得了三等奖。当时我特意邀请我那个学长来观看我的比赛。我觉得一等奖非我莫属,胜券在握。当公布三等奖的那一刻,我感觉,我已经走不了路了。我当时信誓旦旦的跟学长说,我说一等奖非我莫属,然后就被结果疯狂打脸了。我坐在最后一排,静静的看着所有一七级的学弟学妹退场,然后所有参与比赛的人一起合照,所有的工作人员一起合照,等到他们都快散场的时候,我默默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当我走进宿舍的时候。我的眼泪止不住了,哭了,蒙着被子哭了。我的队友一直在找我,发现我在宿舍,他就过来安慰我,后来觉得是我们的策略出了问题,才导致了这场比赛惨败,但是我也感觉这个比赛的不公平,有种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感觉,所以我下定决心,等我参加完智能车比赛和电赛之后我再也不会参加比赛了,我要坚信技术,远离浮名。现在,我觉得自己做到十有八九了。

机电之光已经过去有四个月了。一切失落与伤心随时间也慢慢的消退了不少。我开始渐渐明白了这个比赛的意义,明白一等奖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通过这个比赛学到了这么多才是我真正应该庆幸的。直到现在,我的电脑里还存在一个文件夹。装过两次系统,这个文件夹一直保存着。这个文件夹里存的是机电之光我写过的所有的程序,留着它并不是因为我要告诫自己如何如何,是因为这里面写的每一个程序对我现在的工作都太有帮助了,我会时不时地去翻阅他们,所以我现在只想说,感谢挫折,感谢成长。

二零一七年延续时间最长的一条主线——内网穿透。内网穿透是什么?由于我国分到的ip地址不够用,所以并不能保证每个用户都有一个固定的ip地址,公网的ip地址是不断的变换的,所以想从公网访问内网环境下的一个主机是不可能的。要想实现的话,只有用内网穿透。

我自己也研究过很长时间的内网穿透。我尝试用路由器的端口映射来实现。但是发现都非常的幼稚。然后我就放弃了。有一次我在南校区参加一个比赛的培训。在回来的路上有个人在树莓派的官方群里问有人需要内网穿透服务吗?当时我也在想,反正无聊,然后我就问一问吧,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买也可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就加上那个人跟他私聊。然后一来二去,我感觉还挺好,一问价格也不贵。然后我就让他帮我实现了,每个月我会给他十块钱的月租。他的内网穿透服务确实非常的好,我也一直很相信他,本想着我的内网穿透就一直可以这样继续下去,但是有一天,让我这种平静的生活彻底打破了,我开始意识到关键技术掐在别人手里那种不安全感。有一天的时候,内网穿透服务突然断了,我急忙问他怎么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跟我说:服务器出问题了。如何比喻这种感觉呢?就像前一阵子中美贸易战中国禁掉了中兴的芯片供应,让中兴有苦难言,虽然层次上不一样,但是它的实质是一样的。对一个搞技术的人来说,一个真正至关重要的技术掐在别人手里,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所以接下来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实现内网穿透。

不得不说,这条主线是我最绚烂的一条主线,虽然只是要实现内网穿透的功能,但是我在其中学到的知识比任何时候都要多都要广阔。

内网穿透的原理是什么呢?这么说,有两户人家,甲经常搬家住址不定,乙不搬家住址固定,我们要找的是甲,找不到怎么办?我们就跟甲说,你时时刻刻跟乙联系着,向他汇报你的地址,以后我找你就去乙家里问,问到了地址就去找你。就是这个原理,原理很简单,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找一个住址固定的乙。

国内有很多出售虚拟服务器的公司,阿里云啦、腾讯云啦等等等等,挑来选去货比三家,发现阿里云的云翼计划对大学生有优惠,然后我就买了一个轻量型应用服务器,当时的我用惯了桌面linux,突然只剩下一个黑框框很不习惯,但是后来发现这个黑框框终端真的好用,可以免去用鼠标的不便。

接下来就开始研究思路了。

当时我的网络知识极少,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摸索,在网上搜教程,搜论坛,最终确定了一个方案——端口转发,就是用autossh将树莓派与阿里云主机相连,当我们访问阿里云的确定端口的时候就能转到树莓派上了。

2017年9月11日晚上。

第N次调试。

有些累了。

调整端口参数,在eclipse中运行用Java写好的ssh通信程序,向阿里云的10005端口发送树莓派的关机指令……

突然,树莓派屏幕黑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成功了,那一刻的心情难以形容,是一种久违的激动,我想想以前真的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像那天一样那么激动,我承认,就算是我异地多时未见的女朋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也不抵那天激动的程度,真的难以形容。我尽量压低声音喊了两声yes,然后我发泄似的跑了出去,顾不得穿上拖鞋,出了门发疯似的在走廊里跑跳,门口有一个大四的学姐在学习,我光着脚啪啪的跑估计吓到她了。当时心里想的是核心技术我掌握了,我在也不用受制于人了。虽然事后证明端口转发的稳定性不佳,但是那是一个开端,带领我真真正正走进了网络时代。再之后了解了Ngrok和FRP内网穿透,觉得端口转发真的太low了,不过不能否认端口转发对我的意义——毕竟让我第一次真正实现内网穿透,就像人人都觉得小学学的东西幼稚,但没有质疑它对自己人生的意义一样。

我仔细想过,我在大学遇到了三位贵人,他们三个真的改变了我的大学轨迹。他们是我的班助崔伟学长,我的队友和一位江西的网友。

很感谢我的班助,如果没有他我不会知道C语言单片机。大二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班助大学生活结束了,我们班聚餐送他。吃饭的最后大家都找他敬酒,说说自己的心里话,我心里很纠结,我知道我应该第一个过去,因为我大一当班长的时候跟班助交流很多,他帮过我很多,由于大二我辞职了我感觉有些对不住他,所以心里的感受很复杂。最后,我看准一个空挡,快步走过去,还没等我说什么,班助对我说,你早就应该过来了。当时我的泪真的止不住了,当时我心里想起了这么久以来他对我的帮助,无论是当班长还是学单片机,他都在其中写下了第一句,也是最浓墨重彩的一句。我哽咽着,俯到他耳边说:谢谢你,没有你真的没有我的今天。虽然这几句是那么平淡,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算我词尽我也想不出任何感激的词与此相衬。

“干了!”

第二个人是我的队友,就不说他的名字了。我很感谢他,感谢他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和陪伴,在我比赛失利的时候安慰我,在比赛的时候为我出谋划策,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不胜感激。在大学心里一直很孤独,我喜欢一个人独处,他是我唯一愿意分享心情的人。从2016年秋天我们一起去黄岛参加比赛,我们走南闯北,一直都在一起,常州、杭州、济南、武汉我们都一起去过,留下了很美好的回忆,故事也还在继续着,期待以后。

第三个人是一位江西的网友,他的名字叫付裕康,就是前面说的买我内网穿透服务的人。我们虽然有一点金钱利益关系,但是我们的交流并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后来他都不跟我要钱了,可能是觉得我们投缘吧。第一次认识他是在一个群里,上面提过了,就不再说了。

机电之光的打击历历在目,所以我想完善我的作品,实现用手机APP控制树莓派。想写APP,但是我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我想用python写,因为我觉得Python是万能的,但是有个致命的缺点,生成APP需要在linux虚拟机上进行,我捣鼓了很长时间也没弄好,所以就放弃了。

智能车比赛之后我就有时间了,回到家过完剩下的暑假。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问他关于APP的事,他刚好学过Android,我跟他说明了意图后,他让我先学Java,再去看一本叫《第一行代码》的书。由于我有Java的基础(大一的时候自学的,没有学完),加上学Python的时候有一些面向对象编程的基础,所以我用了7天时间就学完了Java,又用了十几天学完了Android,在开学之前,我已经入手开发自己的APP了。

因为我是初学,所以有很多东西都不懂,就去问他,他不厌其烦的为我解答。当我写完了第一版APP,我叫它Jatu v1.0,没什么象征意义,单纯的一个名字,我给他看,他说功能实现了但是很丑,然后给我看了他写的APP,不得不佩服,真的不是一个层次的,甩我几条大街。之后我开始了第二版设计。

设计美观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我深信搞技术的人不具备审美,我喜欢看黑色终端里跳动着的数据一行行刷新,但是客户不会喜欢这个,所以我开始了艰难的设计,参考了其他APP的设计,我的APP逐渐好看了些。我给他看的时候他说,真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你能弄得这么好。

他觉得我是真正相信技术的人,所以我们在一起交流了很多技术的问题,他比我大一级,不打算考研,所以他有时间做兼职,有很多工作的经历。他对我说程序员的工作不好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比如,我们用AS开发APP,但是很多公司用另一个软件开发APP,开发质量不如我们用AS做的好,但是它可以同时生成苹果和安卓的APP,这样大大缩短了开发周期,他做兼职的时候就是用这个写的。当时我很震惊,我没想到开发APP会有这样的限制,头一次感觉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差距。

又一次我们又在扯皮,他跟我说了一个故事:他认识一个网友,干装饰的,就是粉刷啊之类的活。我想了想我脑海中那类人的样子,都是身上溅满白色石灰点,不是专门干这行就是有其他职业闲暇时间干的人,可是他告诉我,他的这个网友,主业是装修,但是他在闲着的时候做网页,他做出来了一个网页的模板,一个卖400块钱。我惊讶之际,他跟我说:是他让我明白了,爱好是爱好,而工作是工作,如果把爱好当工作来做,特别是喜欢写程序的,那么恭喜你你会失去这个爱好。这个故事让我也挺震惊的,以前都是在书上电视上看到这样的例子的,总觉得离我很遥远,但是听他用朴实的语言描述出来觉得很震惊——强者会把生活过得精彩。

我们聊的不止技术,我们无意之间发现我们都喜欢听音乐,很痴迷的那种,我给他推荐谢安琪的歌,而他会给我推荐外语歌,我们互相谈论着感受,享受着繁杂互联网的这个角落里的一点亮光。

祝福他,希望真正信仰技术的孩子走的不会太差。Java、Android、Ubuntu、Arch Linux、wordpress、php等等等等,感谢一路来的帮助和陪伴。

 

大三过了这么久了,我也要想想考研的事了,我想跨考自动化,因为我发现我的兴趣不在机电,而在自动化,所以铁了心想跨考。要告别科创了,这是我大学的全部,很舍不得,但是又不得不为未来考虑了。

说是我和山农的故事,其实是我在山农的故事,尽管我农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我很知足,我在这里遇到了很多美好的事和人。我在这里感受到了青春,在这里继续我的爱情,在这里开启未来的远航。感谢,感谢所有,感谢SDAU。

如何改变apache2的端口

起因:一言以蔽之,我想装逼。
用U盘传文件真的太不 坏申 了,所以就想用新鲜脱俗的方法传文件,由于我的系统是deepin linux,所以第一个想到的是LAMP,请走流程
走完流程就要装逼了。
但是吧,如果别人跟你在一个局域网下,无意之间输入了你的IP,就会看到你的文件,这样一点也不装逼,所以,要改端口!!!

很多人都在说要通过该httpd.conf来改端口,但是我没找到这个文件,但是我找到了另一个文件ports.conf

 

你会发现里面的ports.conf文件

 
把Listen后面的数字改成你想要的端口就好了。

deepin安装AS

这篇文还是没有图片,hahahahhahahahahhahahaa不过我只管描述就好了,因为很简单。

AS大法好,以前都是在win上安装的,在Ubuntu上安过,但是不行,今天无意间看到一片博文,还是CSDN大法好,轻轻松松解决了我的问题。但是走流程有点不一样。

首先依次输入下面三个命令,就能打开AS了,是不是很简单。

 

然后新建工程后你会发现有一个错误,点击这个错误它让你下载一个东西,下载安装会就好了,虽然他还会蹦出一个错误,不过不重要,忽略即可。
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