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4时代有感

作为一个曾经深刻造福互联网世界的元老人物,IPv4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IPv4的诟病想必也真的不必再讲了。我昨天算了一下,不知道的对不对,地球上每平方公里可以平均分不到8个ipv4地址,但是每平方米可以分到6千万亿亿个ipv6的地址,真的是可以给每个沙子一个ip地址了,这真的令人兴奋。

昨天我去国务院网站看了一篇关于发展ipv6的文件,文件表明,大约在未来十年中,中国要普及ipv6,这真的是我们国家的一个机遇。

昨天看了一篇文章,看的似懂非懂,就是讲内网地址访问外网的过程,请求发到路由器或者交换机的时候,路由器或者交换机会改变内网请求报头成公网ip,然后建立一个映射,当数据返回之后会根据映射知道是内网哪个ip发送请求的,实际上交换机和路由器起到了一个欺骗的作用,把请求的报头做了一个截获并篡改,这也是ipv4的诟病之一,这在ipv6中是不存在的。

我现在最期待的有两个,5G和ipv6,只要这两个普及了,现在所有的互联网产业就都成了落后产业,互联网要经历一次巨大的变革。如果发展的顺利,我相信,在未来花生壳会被完全唾弃,FRP和Ngrok会满载尊重放入历史的抽屉中,然后后人会记住,在一片ipv4垄断和内网穿透收费的浪潮中,是FRP和Ngrok这样形形色色的程序撑起了互联网世界最后一片蓝天和开放自由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