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Linux命令

1.scp

scp -i jama.pem root@jamax.xyz:文件路径(文件夹用-r) 本地路径

这是下载文件,将后两个参数对调位置是上传,-r是文件夹递归。

2.awk

ps 输出示例

root 21438 1 0 11:16 ? 00:00:00 /usr/sbin/sshd -D

ps -ef|grep python3 | awk ‘{print $2}’

这个是输出进程中有python3字样的进程的第二个参数,即(进程pid)

3.LANG

想让终端显示英文提示,使用LANG=en_US

4.ln

ln -s 被链接的文件夹的绝对路径 ~/Desktop

如果不使用绝对路径是不能成功创建软链接的

5.dmesg

dmesg | grep ttyUSB* 列举插入的USB设备

6.alias

alias ll=”ls -l”

7 fuck

sudo apt-get install thefuck

vim ~/.bashrc

eval “$(thefuck –alias fuck)”

source ~/.bashrc

SSH相关

1.ssh WARNING: REMOTE HOST IDENTIFICATION HAS CHANGED!警告

这个警告是因为linux服务器更新了公钥

ssh-keygen -R ip地址或者域名

2. ssh使用密钥登录pem

2.在远程机器生成.pem文件

生成密钥对:

$ ssh-keygen -t rsa -b 2048 -v

这里要输入文件名和密码,记住密码。

直接确认下一步

查看生成的密钥对:

$ ls ~/.ssh/

(而我的是直接生成在当前路径下)

将私钥重命名至id_rsa.pem:

$ mv ~/.ssh/id_rsa ~/.ssh/id_rsa.pem

修改~/.ssh/目录权限:

$ chmod 700 ~/.ssh/

将id_rsa.pub文件内容重定向至authorized_keys文件:

$ cat ~/.ssh/id_rsa.pub >> ~/.ssh/authorized_keys

修改authorized_keys文件权限:

$ chmod 600 ~/.ssh/authorized_keys

使用编辑器(vim)打开配置文件

$ sudo vim /etc/ssh/sshd_config

修改完成后如下:

RSAAuthentication yes

PubkeyAuthentication yes

AuthorizedKeysFile %h/.ssh/authorized_keys

找到PasswordAuthentication(在第56行),默认的话,是被注释的,并且为yes,我们把注释去掉,并且改为no //关闭密码登陆

重启ssh服务:

sudo /etc/init.d/ssh restart

将id_rsa.pem文件拷贝至本机(使用某些FTP工具无法开发.ssh文件,可使用cp命令复制)。

3.开启sshd服务

sudo apt-get install openssh-server

4.wssh

wssh –port=8000

https://github.com/huashengdun/webssh

5 树莓派开启SSH的方法

树莓派开启SSH的方案:

将SD卡连接到电脑上并打开,直接新建“SSH”文件(无后缀)即可。

太他妈好用了!!!!!!!!!!!!!!!!!!!!

6 修改ssh登陆信息

sudo vim

 Ubuntu的登陆和欢迎信息控制/etc/issue和/etc/motd。/etc/issue与/etc/motd区别在于:当一个网络用户或通过串口登录系统 上时,/etc/issue的文件内容显示在login提示符之前,而/etc/motd内容显示在用户成功登录系统之后。

今年的我发现我对电磁波的感情日益深沉,这并不是空穴来风的,也不是因为接触到了业余无线电的结果。

在大二的时候,也就是我刚开始接触编程没多久,一次偶然让我看到了《三体》这一本伟大的小说,他让我的世界观彻底的崩塌重建,直到现在,每当夜晚抬头看星星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书中描写的宇宙文明史诗。

三体中宏伟的宇宙之间弥散着种种电磁波,有无数只耳朵竖立在各个文明之间,试图从无尽的宇宙背噪中间听到遥远的呼唤,这是我对电磁波最初的相识。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到了傅立叶变换,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绝不是在课堂上,当时应该是大二做智能车的时候,我无意之间明白了傅立叶变换的原理,当时的我真的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来他妈的还可以这样,之前的很多知识瞬间穿到了一起,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测太阳的元素构成,这个问题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困扰我,了解了光谱和傅立叶变化之后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基于这个原理我一直很想做这么一个东西:

我在传输声音信号的时候在原本录制的声音的某个频率上叠加一个超声波,然后这段音频信号在传输到目标之后通过傅立叶变换把这段音频信号中那个超声波摘取出来读取其中的信息,这样就实现了信息的隐秘传递。用一个最简单的方式,这个超声波携带的内容是摩尔斯电码,然后我们想象一个场景,你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监视,你的通话也被人实时监听,但是你需要向外界传输一个信息,这时候你就可以准备一个特制的摩尔斯电键,当你按下电键的时候可以发出一个固定频率且能被听筒接收到的超声波,由于人无法听到超声波,所以这个信息无法被发现,只要接受的人可以通过傅立叶变换把这个高频声波检测出来,就可以读取其中的内容。当然这只是我一个有趣的想法,真实情况下的听筒可能根本不会接受到超声波,因为超声波的波长太短,而听筒一般是比较大的,所以即使能接收到质量也很差,这有两种解决办法:第一个就是附加一个满足发出超声波半波长大小的听筒;第二个是修改电路,直接在声波中叠加超声波信号。

当然,我就是图个乐呵而已

Jama业余无线电的肇始

明天我的宝锋UV5R就要来了,真的很激动,上次这么焦急的等待一个快递还是去年买MBP的时候,一个10000,一个100,效果竟然如此的相像。

如果以后的我会在无线电领域有什么成就,明天一定是一个躲不掉的开始。

我相信,凭着一腔热爱,我一定会在电磁海洋里一展身手……